抖音视频无限看

楚君归将几颗子弹拆开,在火药中重新混入另一种粉末,然后复装子弹。他拿起狙击枪,瞄准对面公寓楼,扣下扳机。

狙击枪只发出很小的声音,子弹射速也十分缓慢,只在窗户外缘凿出一个不大的小孔。楚君归又射两枪,将小孔开成三棱型,然后拿起剩下零件,拼装出一把机械弩,将一支只有手指大小的弩箭射出,恰好没入三棱洞内。楚君归再用狙击枪补了一枪,将洞口封死,变得和周围墙面没有任何不同。

还真是远程精细工程作业。

楚君归调整了一下个人终端,上面的画面略一模糊,就清晰显示出公寓内的影像。弩箭发射的是综合成像系统,能够将房间里的一切信息还原成图像和声音,可以有效规避单向安全玻璃的屏蔽。

公寓不大,虽然有三个房间,但是对一个有4个孩子的家庭来说实在有些拥挤。当周石磊回到公寓的时候,3个大点的孩子正在追逐打闹,最小的一个在不断地哭,也没有人去哄。听到门响,从厨房里出来了一个女人,看上去快要40的样子,眼角布满深深的纹路,一副日夜辛苦操劳的模样。

段徐烟看了眼资料,说:“这是他的老婆,比他大4岁。不过她才刚到40,怎么就老成这个样子?”

公寓内,周石磊脱去外套,喝斥了奔跑打闹的孩子,把他们都轰进房间里做作业,然后带着一脸疲惫坐下。女人端了一盘剩饭剩菜出来,周石磊大口吃着,边吃边说:“这比制造机的东西好吃多了。”

“下周我们恐怕就只有制造机的东西吃了。”

周石磊抬头,“这个月的钱都花完了?哦,也不要紧,我们还有点积蓄,马上就能领薪水了。啊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了,还记得周民海吗,那个老家伙,我终于把他送进监狱了,哈哈!他还一直以为我会老老实实像以前那样听话,警察都在眼前了居然还不忘训斥我,你真应该好好看看他那副嘴脸!”

周石磊笑了几声,发现女人没有笑,而是盯着自己。他慢慢收了笑声,问:“究竟怎么了?”

“你刚刚说的那个老家伙,是你的族叔。你似乎提到过他要你帮忙办事?”

“是的。他想让我泄漏案件资料给他,好让他能把那个该死的大家族小姐给救出去。又是这种令人作呕的人情套路,法律难道对他们这种人无效吗?”

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
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
女人说:“他让你帮忙,应该答应给钱的吧?”

“当然,还不少。可惜,不管他给我多少钱,都改变不了我要把他送进去的决心。”

女人突然爆发,狠狠砸了下桌子,吼道:“老四马上就要到基因优化的时候了,你难道忘了吗?我们现在没有钱,拿什么给他做基因优化?已经12年了,难道他也要像他哥哥姐姐们那样,只能用政府提供的免费优化吗?”

周石磊的声音有些干涩,“政府的免费优化其实也还不错……”

“去你的不错!他们跳的不够高,跑的没别人快,智力更是不行。那些顶级优化的孩子一小时就能学会的东西,我们的孩子至少要5小时!他们只能去最普通的学校,还时常被人欺负嘲笑。这是生活吗?你没能力养好他,为什么还要我生他!”女人抓起菜盘,用力砸在地上。

周石磊脸色苍白,低吼道:“你要我去拿那个老东西的脏钱?你难道不知道他当年怎么对我妈的,不把他送进去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年轻女孩子落在他手里。”

女人声音高了八度,“你妈那是为了你!没有那笔钱,你进不了那所大学,也不会有今天的职位。”

啪的一声,女人挨了一记耳光!

周石磊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,手在颤抖,无法控制。

女人惊愕过后,没有哭,也没有歇斯底里,平静地说:“这是你第二次打我,第一次是你拒绝升职调动、我跟你大吵。你说你这辈子都会跟这些大家族斗到底,我不管你是真的痛恨他们所做所为,还是只是因为你的前任最终抛弃了你,嫁入豪门。我也知道,你其实对我并不满意,我毕竟只是个免费优化过的人。但是你别忘了,你怎么看不起我,别人就会怎么看不起我们的孩子。”

周石磊不知所措,说:“不,我没有,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“你有你的坚持,我尊重。但是我觉得孩子要比你这些仇恨重要。你可以不管他们,但我绝不会让老四也去接受免费优化。我会用我的方式去拿到钱,基因优化完成之后,你愿意怎样对我都可以。”

女人平静说完,就抱着孩子进了房间,然后把门关上,锁死。

周石磊把自己扔进沙发里,捂上了脸。

段徐烟吐了口烟雾,看看手里的雪茄,线条纤长流畅,茄衣上还印着暗纹,是少有的典藏版本。他不动声色地把雪茄转了半圈,用手指挡住了商标。

楚君归问:“政府提供的免费优化很差吗?”

段徐烟说:“当然不算差,优化后综合素质会比没有进行过任何优化的普通人提高40%。问题在于,正因为人人都有,所以做免费优化的人其实相当于没有任何变化。只有花钱去做特殊优化,才能超越其他人。”

“为什么不提供更好的优化呢?”

段徐烟道:“因为没钱。王朝预算的10%都花在免费基因优化上了。联邦类似的计划素质提高幅度只有37%,共同体干脆就没有免费基因优化,要想优化得自己掏钱。其实全民优化才是王朝这些年力压联邦和共同体的关键。再说,提供更高的优化也没用,人人都有就相当于人人都没有,他们还是会想要更好的优化,待遇和地位可都是相对的。”

狠狠地吸了口雪茄后,段徐烟说:“不管怎么说,事总是得办。这家伙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人,也不像是会改变立场的人。连自己孩子的前途都能放弃,我们也就别指望能有什么东西能够说服他。若白这次太草率了,连人都没了解明白就贸然见面,栽的一点不冤。嗯?他在和人通讯,能截听内容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楚君归调了下接收参数,来自个人终端的声音就被放大。

周石磊的声音有些沙哑:“徐局长吗,我最近有些困难,想要预支一些薪水。”

“多少?”

周石磊迟疑了一下,说:“……三年。”

“……你最好等清醒之后再来找我。”